如果您觉得安苏娜姆裸体还不错,请点击右侧分享按钮,把安苏娜姆裸体介绍给你们的朋友,谢谢!(*^__^*) 嘻嘻……
安苏娜姆裸体,kross kayden按摩师,初中生偷尝禁果,粉b p,和小三野战视频
观看记录

您现在的位置:安苏娜姆裸体国产剧醉侠张三
醉侠张三

醉侠张三

主演:
状态:
第26集全
类型:
国产剧
导演: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时间:
2006

醉侠张三》全集简介:

由叶镇华导演,吴 越 郝 蕾主演。讲述了光绪年间,湖南湘江边某小镇,张记酿酒坊的三少爷张三随同父亲试酒。张三爱慕镇上富商之女宣若彤,但与他指腹为婚的李彩莲却穷追不舍。 张三来到京城,在瑞德福药铺学习时认识了富商涂六爷、慈禧宠臣荣王爷、武术前辈白道人、西太后慈禧、年幼的光绪皇帝后发生了一连串充满曲折、传奇、惊险的故事……

  湖南湘江江边的一个小镇,张记酿酒坊的一间密室内,三少爷张三与父亲来到存放陈年太白醉的大酒缸前,张父面带严肃地让张三试酒,这张三嘴一沾酒就会过敏,每次试酒就会醉,可父亲一心想让张三继承家业,试酒过后,张三走在去武馆的方向,街上有三个日本浪人正在调戏镇上富商的女儿宣若彤,张三借着方才的酒力上前三下五除二将三个日本浪人打翻在地,不能动弹,过往行人拍手称快,这时一女子的高喊特别引人注目,张三一望,不由得满脸通红,原来这位喊叫的少女正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李彩莲,其实,宣若彤和李彩莲同时爱着张记酒坊的三少爷。

  师哥杜魁星见师弟张三为了自家酒坊试酒,又在外打架生事,劈头盖脸地训斥张三,并罚他面朝墙壁扎马练功。李彩莲同宣若彤各自回家,又各自在家中想着自己的心事,李父见李彩莲又在想着张家三少爷,不禁皱紧眉头,原来是李父舍不得女儿彩莲嫁给张家,自家少了一个帮手。可他万没想到女儿彩莲要求他现在就去张家提亲……。

  张三练完功后回到家中,见彩莲父亲同父母在厅堂说话,悄声走近,竖耳细听,才知彩莲的父亲是向张家提 醉侠张三亲。宣老爷派人请张三一家人来宣府吃饭,张三满心欢喜地跟着父母来到宣家,料想不到宣老爷家中府上摆满了一桌粥款待张家一家人。宣若彤同张三在府中溜至花园,两人谈着各自的理想,宣若彤忽然说出要去京城上学堂,这话使张三眼睛一亮,登时下了决心,当晚回至家中与父母商量将婚事推迟一年,去京城舅母家,张家老爷吃惊不已……。

  张三临去京城时,师哥杜魁星语重心长地告诫张三此次去京城顺便去拜见一下北派武术名家白道人,将北派的武功精髓学到手,运用到南派的功夫上……,张三在渡口与师哥离别后,船离开岸边向前划去,张三忽然发现宣若彤在渡口挥动手帕向自己告别,张三不禁溢出泪水,低下头望着湘江水发呆,一只女人手帕从头顶落下,张三抬头一看是一身远行装束的李彩莲站在前面……张三说服了李彩莲,只见李彩莲转身一跃跳下船去,她边游边喊:“张三,你就是跑到皇帝哪儿,我也追得到你!”

  李彩莲自从张三离去,闲中就来到张家酒坊,一心要做张家儿媳,张父无奈,正式收彩莲为徒,继续为张家酿酒……。

  宣若彤自张三离去,一心要去京城读书,她将心事告知父母,老爷见女儿心已定下,无奈地点点头……。

  张三一路辛苦来到了京城,表哥范春贵将他接到瑞得福药铺,张三这才知道舅舅已故去,舅母范氏在家中开了这间药铺,他即惊奇又开心,奇的是舅母医术有道,开心的是可以在药铺大显身手。张三在舅母家住下,一有空就四处寻找师哥所说的北派武术名家白道人。一天,张三寻找白道人的途中经过西四牌楼,一辆马拉轿车将过路的一位老人撞倒在地,车上的主人是位富商人称徐六爷,他不知所措地望着围过的行人,这时,张三挤进人群来到受伤的老人面前,见老人的大腿被马车撞折,便微闭双眼,暗使气功,猛地用手按着老人的大腿,只听“咔嚓”一声,老人的大腿被张三接好了,就在徐六爷惊奇同人们称赞时,张三悄然离开……。

  张三一日忽然想到去道观,见到道观的一位道长,从道长才知白道人曾经住过道观中,虽然没找到白道人,但充满了一丝希望。傍晚回到瑞德福,舅母一顿训话,张三连连点头忙说,今后向舅母好好学习医术。吃完晚饭张三心情郁闷地在街上闲逛,忽然发现巷子里有一名女子与男友纠缠,这时从一旁闪出两个黑衣人冲过来,将这位女子与男友分开,并强行把那名女子抱走,张三路见不平,怒火顿起,大喝一声,冲了过去。不料一个黑衣人拦住张三,并与他打起来,忽然另一名偷袭了张三……。

  张三自偷袭后心中不服,他溜出瑞德福,又来到昨晚与两个黑衣人打斗的地方,只见此处胡同、小巷弯曲像个迷宫,张三边走边疑惑着拐向一条小道,来到一处小窄巷,有一扇横门拦住了去路,张三试着推了推,竟没有锁。张三一路进入院落内,这时一个小道士正走过来撞见了张三,小道士颇感意外,张三上前训斥小道士,两人又大打起来,这时传来一声“住手”,张三扭头一看竟是那个富商徐六爷,两人都愣住了,原来是一场误会,徐六爷家中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患了花痴癫狂病,生病时,先向年轻男人下手诱惑,然后再伤害他们,徐六爷请来天仁堂的老中医治时,这名女子竟偷跑了出去,是徐六爷请来两个武功高强的兄弟冯德禄、冯德成将这名女子强行带了回来……。

  徐六爷自此成了瑞得福的座上宾,经常来到瑞得福与张三聊天,两人从此成了知心朋友。一日,张三同舅母复诊回到瑞得福,见大堂内侍卫林立,一位王爷端坐在大堂,这位荣王爷在张三的推拿后,严肃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张三自从在徐六爷家相识了冯德禄兄弟两个,也成了好朋友,一日相约去野外寻找草药,三人爬上山顶,只见一个人埋伏地上,眼观前面的山寨,冯德禄一眼认出这人竟是白道人,张三吃惊不已……。原来白道人受某镖局之托,营救山寨中被禁锢的一群少女,张三、冯德禄、冯德成三人协助白道人将山寨中的少女营救出来,在护送途中,张三将师兄杜魁星的信递给白道人,白道人看完信后,甚是高兴,答应张三习武之事,张三刚要行拜师礼,白道人说出,江南大侠杜魁星乃是一辈之人,就将张三称为兄弟……。

  紫禁城的养心殿,皇太后正训斥着跪在地上的小皇帝。这时,一声“荣王爷到!”,皇太后令小皇帝下去,小皇帝一溜烟地躲开了,荣王爷一路快走,下跪请安后站起,皇太后见荣王爷的腿脚比以前利索多了,询问之下才知道是荣王爷去“瑞得福”看了病,多年来的风湿病已好了一半,皇太后半信半疑地派人去“瑞得福” 请张三进宫……。

  张三见过皇太后,心想人不能强出头,好自为之为百姓治病。荣王爷在陪张三走出紫禁城时,向他讲解官场和宫廷规矩和复杂的人际关系,这使初到京城的张三倍感人生险恶……。

  舅母与表妹春花、表哥春贵见张三平安回来感到欣慰,春花好奇地问表哥张三紫禁城好不好玩,皇太后长得什么样,让张三苦笑不得,难以回答。白道人自见到张三后,对他倍加爱护,就经常约冯家兄弟俩与张三三人切磋武学,白道人看到张三打的江南大侠所传授的拳法,顿时眼睛一亮,他感到张三若能将南派武功与北派武功结合一体,融会贯通,那张三必定成为一代武术大家,所以对他潜心教导,将自身的武术精髓教给张三,无一保留……。

  一日,白道人提议四人结拜兄弟,大家兴奋不已,白道人年长算是老大,冯得成排行次之,张三排行为三,冯得禄最小为四,四人焚香结拜,从此结成了生死兄弟……。

  皇太后得到亲信禀报,江南土匪横行,山贼猖獗,地方贪官污吏盘剥勒索,以致民不聊生,民怒沸腾,江南所上缴朝廷的税银年年减少,皇太后密旨令荣王爷为钦差大臣下江南查办贪官,荣王爷无奈只有答应,就在当日夜晚,荣王爷被噩梦惊醒,想从床上下地,但腿脚却不听使唤……。

  宣若彤终于说服父母,来到京城上学读书,张三自在京城见到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宣若彤,兴奋之余,整日发呆,举止反常,舅母一家莫名其妙。徐六爷听到张三同白道人等四人结拜兄弟,亲自在家中设宴,请张三等四人吃饭庆祝,众人几杯酒下肚,张三忽然显出醉态来,手舞足蹈起来,借着酒意,打起一套自创的醉拳,徐六爷赞叹道:“拳路怪异,真是醉拳。”白道人接话“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变化多端”四弟冯得禄忽道“真是拳是怪招,人是醉鬼,以后,干脆叫他醉拳张三!” 自此,张三在徐六爷的提议下便有了这个“醉拳张三”的绰号雅称……。

  皇太后在宫中又得到亲信禀报,江南匪患越来越烈,已成了朝廷大患,更重要的官匪相勾结蓄意谋反,当地官府公然指使汉人要推翻大清的统治,皇太后坐卧不安,忙传密旨给荣王爷……。

  张三与宣若彤游玩回至“瑞得福”,忽然听到背后一声“张三”二人转回头一看竟是欢喜冤家李彩莲,二人呆立在那里……。

  李彩莲的到来打破了张三心中的欢喜,他在宣若彤与李彩莲之间的情感产生了苦恼,就将烦恼的心情都发泄在拳脚上,玩命地练习着……。一日,徐六爷匆匆约见白道人、冯德成、冯德禄三人,想让白道人三人押镖去安徽,因徐六爷受晋商委托,将一批贵重物品运往安徽,没有功夫过硬的镖师押镖,恐怕难以完成此次运货,白道人等人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徐六爷……

  张三来到洋学堂见到宣若彤,其实几日来,宣若彤经过苦思茗想后,决定苦读外语,并申请去英国上大学,张三听到一时茫然……白道人等人押着装有三大箱货物的马车前往安徽,不料第一次押镖就中了山贼黄飞虎的劫持,因山贼人多势众,而且凶猛,冯德成同冯德禄兄弟被山贼打伤,白道人将他兄弟全俩救下,回到京城 “瑞得福”疗伤……。

  徐六爷从受伤的冯德禄口中得知劫镖的人与首领极可能来处江浙一带,徐六爷眉头不禁一皱,他忽然想起,押这趟镖,可能得罪了京城一霸刘鸿生,这刘鸿生何许人也,原来这个刘鸿生垄断了京城的镖业,所有京城的商人若要押镖出京,必要经过刘鸿生这一关,想到这里,徐六爷浑身一颤……

  荣王爷府内,太监前来宣皇太后懿旨,令荣王爷七日之内,立刻起身前往江南,不得延误朝廷大事。荣王爷无奈接旨……

  一日,荣王爷差人前来约见张三等人,告之有要事相求,张三与白道人匆匆赶至,只见荣王爷被捆绑在大树下,几个蒙面人立在他身旁,张三等人飞身冲上前与蒙面人拼杀,正杀的难解难分之时,荣王爷自己笑着松了绑,原来是荣王爷小施一计,目的是要请张三等四人前往江南办理朝廷事宜,荣王爷说破之后,张三不禁眉头一皱,荣王爷见张三等人愁眉苦脸的表情,一问才知是押镖失利,荣王爷想了想,答应此次江南之行后,通过朝廷出面,解决押镖失利的损失,张三摇摇头向荣王爷晋言,江南之行,必告徐六爷,不料徐六爷听后,赞同张三等人护送钦差大人荣王爷前往江南,张三等人不解,徐六爷一笑,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张三等人一听,觉得言之有理,其实徐六爷知道上次押镖失利,必与江南一带官匪有关……

  江浙两省总督府内,江浙两省总督洪睿桐接过京城密探的密件,阅后眉头一皱,踱步沈思后,命军师黎智星传令江浙两省官员,做好准备,随时迎接钦差大臣荣王爷的到来,同时他命各级官员行为检点,严管各地堂口,暂时收手回避,若各匪帮生事抗命,必杀无赦……

  荣王爷所带之人,全部便装,一路前行,已至浙江富阳,一行下榻天益客栈。夜已深了,众人都已入睡,客栈寂静无声,这时,四名黑衣人飞跃于两屋顶之间,屋顶轻微的声响,惊醒了张三等众人,他们立即手执兵刃冲出屋外,只见黑衣人同几个侍卫开打起来,“嗖,嗖”两只飞镖击中两名侍卫,张三走近侍卫查看伤口,不觉大吃一惊“毒镖!”他忽然想起关押水贼的两客房,忙率众侍卫推开房门,顿时目瞪口呆,只见七具尸体横陈,早已气绝身亡多时。冯德禄突然发现尸体上的毒镖正是劫持上次押镖所用的飞镖……

  荣王爷听了众人发言,顿感事态严重,忙让张三与白道人拿主意,几人商议后,前往富阳县令府,孔县令看似怯弱的样子,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这不经意的表情早已被张三察觉……

  江浙两省总督洪睿桐和军师黎智星判断富阳地处江浙两省水陆交通枢纽,也是水上各堂主争霸地盘的杂交地,这次钦差大臣荣王爷一行人马下江南之行,必经富阳地区,洪睿桐心里感到富阳县出了大事……

  张三等人与荣王爷商议后,若想查明蛇头,必要用反间计,几人开始行动。张三带着临行时徐六爷交给他的,给江南有名的老镖师程可为的信与众人去拜见程可为,张三等人见到程可为之后,才知有个叫黄飞虎的惯匪与此事有关……

  一日,冯德禄探听到黄飞虎带着谋士及爪牙经常去赏月楼,张三同冯德禄乔装打扮跟踪黄飞虎等人来到赏月楼,原来黄飞虎是看上赏月楼的牡丹红……就在张三同冯德禄悄然离去赏月楼之后,赏月楼发生了二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黄飞虎同爪牙四人同牡丹红饮酒作乐时,四人脸色陡变,各自腹痛,这时,门被踢开,两名黑衣人杀进来,手起刀落将老鸨同黄飞虎等人杀死,牡丹红趁机逃出赏月楼……

  杭州李巡抚知道黄飞虎已死,立感事件重大,命唤亲外甥孔祥仁同孔祥义劫持钦差大臣荣王爷在富阳县境,这一边,江浙总督洪睿桐主动密奏老佛爷慈禧,他要借刀杀人,嫁祸李巡抚及外甥孔祥仁、孔祥义二人……

  李彩莲一路辛劳地赶至杭州境内,一日在一座小茅屋暂时休息,她见一个沈睡不醒的男人,披着一面大旗,上有“飞龙”二字,李彩莲好奇地打量这个神秘的沈睡之人……

  牡丹红逃赏月楼,一路被杀手追杀,幸得冯德禄同张三所救,牡丹红一路跟随着张三二人在城中寻找那几个杀手……一日,张三同冯德禄来到码头,忽然发现卖早点的竟是李彩莲,三人吃惊的呆在那里……

  李巡抚料想不到,洪睿桐已抢先派人赶至富阳县,并见到荣王爷。这一边,洪大人手下已将李巡抚捉拿,张三同白道人会合后,张三才知发生的一切,但他心中有种压力之感……

  黄飞龙其实是黄飞虎的一奶同胞哥哥,但二人走向不同的人生之路,李彩莲将黄飞龙的遭遇告知诉张三,黄飞龙愿与张三等人联合起来,共同完成江南之行……

  一狱卒打开关押李巡抚的牢门,前去叫醒李巡抚,一推之下,李巡抚随手翻身,竟然已经七窍流血,死亡多时……

  荣王爷倍感蹊跷,命洪睿桐陪着一同查看死因,看后斜视一望洪睿桐,只见他一脸得意之色,心中已明白八九……既然二品大员李巡抚已死,这江南之行就算告终。这洪睿桐可是老谋深算,未等荣王爷开口,就先说出李巡抚、孔知府的家财统统充公,并上缴国库……

  黄飞龙同张三等人在回京城的船上练功,黄飞龙打完一套拳,李彩莲上前问话,黄飞龙就将心中的秘密讲了出来,原来他是飞龙镖局的堂主,之前同胞弟弟黄飞虎押镖去京城认识了京城一霸刘鸿生,这刘鸿生带着黄飞虎等众伙计经常好赌烂嫖,吸毒成瘾,欠下刘鸿生一大笔钱,无力偿还,就善自将镖局押给刘鸿生,保证三年还本带利,黄飞龙心中不忿,决不答应,这刘鸿生暗中买通杭州知府,官兵封了飞龙镖局,并将黄飞龙押入大牢关了两年……

  张三等人随荣王爷回至京城,带着杭州礼物来见徐六爷,几人来到徐六爷宅门外,竟然看到大门上贴着官府封条,张三等人找到徐六爷时,见徐六爷精神萎靡不振,一问才知,徐六爷同晋商有约,一旦货物丢失,三个月为期限,未能找回货物,只能赔偿损失,白道人同张三四人听后吃惊不已……

  一日,白道人同张三前往道观去见道长,只见尼姑打扮的徐圆圆正同道长等候着白道人,徐圆圆就将徐六爷同刘鸿生的恩怨讲了出来,原来是刘鸿生设下圈套,让徐六爷跳了进去……白道人同张三走出道观,二人商议着如何查找晋商,如何让刘鸿生此事败露,忽然张三想起荣王爷去江南所承诺的帮助清查丢镖之事,二人顿时精神起来……

  刘鸿生这几日,家中失窃,心中烦躁,经冯德禄查证,原来是京城有名的燕子盗李三所为,张三等人商议查找李三,让他同大家一起整治这个京城恶霸……

  大殿内,皇太后高高在上,众大臣及张三四人皆恭敬地下站,皇太后正赏赐荣王爷等人,赏张三等人每人黄金百两,绸缎十匹,因张三武功过硬,且医术高明,另赐一等御前侍卫,在宫中行走,三突然说道“太后赏赐黄金绸缎小人感激不尽,可是若进宫做官,小人实在无心眷恋,恳请太后收回成命”皇太后面露不悦,荣王爷训斥张三,皇太后接着问张三原因,张三沈思片刻,道出原因,皇太后听罢沈吟一会儿,就限张三三个月帮徐六爷破案,如果三个月后不进宫,随时人头落地,满门抄斩……徐六爷通过荣王爷告知,才知张三在朝上晋言皇太后,无限感动……

  张三接着就同白道人等四人为徐六爷查找丢镖之事,经燕子李三及荣王爷相助,查出刘鸿生的幕后主子就是两江总督洪睿桐……

  张三等人在获知洪睿桐升任军机大臣之前,务必将这个狡猾的敌人除掉,张三等人在荣王爷的支援下,巧妙地除掉了洪睿桐及刘鸿生等人……张三在京城潜心研究武术的精华,经过苦练和研究总结白道人等武术名家的特点,终于将南派的武功与北派的武功相结合,从此他成为了一代武术宗师……

请留下对《醉侠张三》的影评: